…我很喜歡很多「戲如人生」或將人生搬上戲的橋段,如莊奇米那場抱著台上的母親嚎啕大哭的片段,以及吳朋奉的妻子在台上對著他訴說感情的部份。在印度,算命者對女主角春梅說:「你一直都在演戲。」說得或許就是這種戲劇人生吧。
當春梅到印度時,背景音樂是「身騎白馬」,而春梅回台灣,照到歌仔戲班的配樂卻是印度音樂,真的好妙。印度的舞蹈有一剎那和歌仔戲小生的身段一般,這是傳統和傳統的呼應,也是傳統在現代想發出的聲音。….

龍飛鳳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