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龍飛鳳舞"有感~~致編劇林美如小姐因著女友生日的要求,我們一同前往觀賞電影龍飛鳳舞我平常是一個不看電視的人,就連戲院也鮮少踏入.DVD的次數更少原因是我少年時曾經多次沒天沒夜的連續看片,把心神都耗蝕光了. 記得DVD正片開始前總會有一大段他部電影的廣告片,幾乎沒有例外的我總是被那些剪輯精采的電影廣告所吸引,於是心中篤定著要看要看.卻又在該片結束後將此事忘得乾乾淨淨我不是個電影人---

早在我不再幻想當電影明星時就不是了(別笑!我敢打賭你也幻想過),現在或許連作為觀眾都不及格.這樣的我卻讓自己每一次進入戲院都有新鮮的感受,但這份新鮮在龍飛鳳舞一片中卻感受不到,因為一開場就讓我陷入重重的回憶裡我彷彿見到兒時的自己在後台與戲棚下穿梭的身影編劇好深度!選了歌仔戲這題材.從大眾記憶入手,又從中引發無限討論與想像. 歌仔戲,那個和童年廟口野台戲綁在一起的回憶、那個在禁說方言年代可以公然品味的台語、那個在老三台時讓楊麗花風光一時的華麗我的眼睛看的是影片,腦袋也同時放映著畫面,我想起了不只是兒時看戲的回憶,更有那一段童年的淒風苦雨人生裡很多真相可以被暫時隱藏,有些甚至隱藏到永遠消失.而舞台則否,一切最終都要真相大白”.這是戲劇比人生容易之處.對我而言,戲劇是對人生與生命進行揭露的殘酷手術,短短幾小時,人性的鄙陋與節義,世情的練達與詭譎分布示現,簡直是完全人生手冊”.不知幸或不幸,人生的真相竟因的戲劇而萌現. 而戲劇比起人生困難之處就在於接受猶如天堂與地獄這般的衝突是如此強烈的對比著,對的是自心,比的是觀眾在情節與角色的衝突中演員必須在情緒的順隨與掌控間取得平衡,必須在天堂與地獄中活出自在,流洩出自然.其實那一份失衡的衝突不難發現,只消張眼就能看見---小到華麗舞台背後的簡陋,大到演員台下的真實與台上角色的呼應與衝擊. ~那是令人動容的~那真是令人動容的!! 生命是歷史記錄的傳承,而戲劇則是濃縮的生命故事,加入了一點黑色幽默後,教人在戲裡的悲歡離合中人淡忘了時間軸.戲外只剩下時鐘的滴答和蝸步的日子我們在時間軸裡過人生,也在時間的空無當中演戲,究竟人生是戲,亦或戲是人生?或許正如同雍正王朝一片的台詞:”沒錯!大清是朕的,但沒人敢說的是,朕也是大清的…”朝代屬於君王,君王反映朝代,人生類比於戲劇皆因戲劇反映人生.和戲劇不同的是我們在生命中同時總有不同的角色要扮演有時角色衝突最是苦痛難熬,卻也顯露出生命的深度與演技的高度. 就演員來說,戲如人生不是寫照而是恰如其分的形容,演員的一生是綜合許多人生戲碼的總合.而許多人不是演員,但他的一生,卻是綜合了許多演員戲碼的大成.人生也好戲也好,台上台下戲裡戲外已經教人分不清了,入戲入得深了,把戲帶進生活,化作千般樣貌遊戲人間,最後亡失了自己本尊.入戲入得淺了,無法深入角色,流於匠氣難以演繹精髓,即便下了戲也演不好自己人生的戲碼我眼中的演員都是非常人,因為他們都要演活非我的角色,非我要活之前,那份真我的本來面目必須出現.換句話說演員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真的是誰,正因為清楚知道自己是誰”,所以可以輕易的扮演不是誰”,也因為清楚知道自己可以不是,而失去了誰是誰的界線,所以最後誰都可以是誰…”角色二字,如果不是對內在的真我有深刻的領悟,對生命的喜怒悲苦有真切廣泛的領會是斷難承擔的,扮演起來也必七零八落.對一般人來說,我們甚至還不能完整詮釋真正的自我”(真我),遑論真切深入的詮釋非我”…因此演員的工作可以說是一項世上最難最苦的修行---是的!比起工作,它更像修行!因為他要挑戰生命的多重樣貌.在這一項修行中又以舞台劇的道行最為人欽佩,因為可以即興也允許脫稿,但沒有NG,無法重來,根本就是人生的翻版.因此有小舞台.大人生一說. 這齣戲,說的是民間戲曲,演的卻是人生大戲.進場看戲,看見一群人嘻笑怒罵悲歡離合,出場做人,看見自己卻是怒罵多嘻笑少,悲離多歡合少.卻多少也透著一點的成分,是啊!人生如戲,誰不在演?喜劇悲劇全憑自己一句話!演活了就自在快活或是功成名就,演不活也好歹得知道世間的分寸和自己的斤兩.雖說是演,可重點全在一個.有了真,龍才能飛,鳳才能舞! 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也非我裝誰像誰誰裝誰都得像誰由於不是專業觀眾,對影片本身我說不出諸如燈光攝影手法等技術性的話語,但我看完片後引發對戲劇與人生之感,恰逢編劇美如不嫌粗鄙的邀稿,進而為文.

 

創作者介紹

《龍飛鳳舞》官方部落格

龍飛鳳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